快捷搜索:

增加军费开支问题恐“毁了”德美关系

2019-05-29 16:44 来源:未知

  当地时间5月7日,伊拉克巴格达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伊拉克总理阿迪勒·阿卜杜勒-迈赫迪会面。本来蓬佩奥计划访问德国,却突然以“紧急问题”为由取消了柏林之行,转而访问伊拉克。

  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·格雷内尔近日再度点名德国,要求德国尽快提高军费开支。

  格雷内尔在接受德国《焦点》周刊采访时表示:“不是我不明白,比起军费支出,德国更愿意把钱花在提高社会福利上。我们美国人也这样。”但他“提醒”德国“必须明白,不可能永远这样”。“美国选民也有同样的需求,需要提高社会保障”。因此,一旦哪天美国决定将更多的预算投入社会支出而减少军费开支,“任何人都不要不满意”。格雷内尔的这番“威胁”,是对德国军费开支问题的再次施压,也被德国媒体解读为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德提前造势。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要求北约盟国提高军费支出,而德国首当其冲,成为其数度“攻击”的目标。在去年7月举行的北约领导人峰会上,特朗普直接批评德国:“德国在北约的军费开支刚刚超过其GDP的1%,而美国则要支付本国GDP的4.2%,这不公平。”他还指责德国成为北约其他盟国的“坏榜样”:“德国在国防投入上明显不足,严重破坏了北约的安全,并为其他同样不打算履行军费开支承诺的盟友提供了支持,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就是榜样”。

  在2014年威尔士举行的北约领导人峰会上,北约成员国承诺10年内即最晚在2024年将国防开支提高到各自国内生产总值的2%,这被称为“2%目标”。尽管最近几年德国国防投入一直在增加,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40亿欧元及60亿欧元,但在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·肖尔茨的中期计划表上,德国国防开支在2023年才能达到其GDP的1.25%。这显然与2024年2%的目标相去甚远,也成为特朗普数度“炮轰”德国的原因。他认为该计划太慢,称:“他们其实明天就可以做到。”

  对于特朗普一再表达的“德国欠北约钱”这一说法,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直接回击:“德国为北约做了很多事。德国是北约第二大军队提供者,我们绝大部分的军事能力也都给了北约。”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则表示,德国承诺最终将国防预算提升到GDP的2%,但仅将这一预算同北约联系起来是错误的。“德国的国防预算支出还包括联合国维和行动和打击等”。

  今年2月初,德国驻北约代表向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递交报告,坦承2024年德国国防开支达不到“2%目标”,只能达到1.5%,同时承诺2024年后将继续努力达标。迫于美国的压力,北约成员国必须每年提交一份报告,以表明在增加国防开支方面做出的努力,德国是本年度最晚一个向北约递交该报告的国家。但德国在报告中仍然没有说明将如何达到1.5%的目标,也没有列出具体的时间及进度表。

  国际著名智库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4月底发布的《2018年全球军费开支排行榜》,德国以495亿美元位列第八,在北约大国中低于排名第五的法国(638亿美元)和排名第七的英国(500亿美元)。排名第一的美国军费开支则高达6490亿美元。按照德国2018年495亿美元的国防开支计算,要实现其承诺的2024年1.5%的目标,德国国防开支在2024年必须达到688亿美元。而据该研究所的预测,最早在2025年,德国国防开支才可能达到其GDP的1.5%。

  北约今年3月中旬发布的2018年度军费报告显示,29个北约成员国去年国防开支总额接近1万亿美元。除美国、加拿大外,其余27个北约盟国去年军费支出相当于这些国家GDP总和的1.51%,创近5年新高。波兰、保加利亚、拉脱维亚、立陶宛等国去年军费增幅最大,而西班牙、意大利、比利时等国的军费占比仍在1%以下。目前,除美国外,只有爱沙尼亚、希腊、波兰、拉脱维亚、立陶宛和英国6个北约成员国军费支出达标。德国虽然去年军费增加60亿欧元,但由于经济增速的原因,占比并没有增加,依然维持在刚刚超过1%。

  对于5月7日蓬佩奥的访德,德国媒体并不看好,称双方在任何问题上都没有共同点,也不会达成任何一致,无论是增加军费开支、北溪2号输气管还是伊朗问题,这注定是一次“冷至冰点”的访问和会面。5月7日当天,蓬佩奥突然宣布因“紧急事务”取消德国之行,以及原定于当天下午6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及外交部长马斯的会见,但他并没有取消8日对英国的访问以及与特蕾莎·梅的会见。尽管随后德国外长称已与蓬佩奥通过电话,双方同意之后再安排会晤的时间,但对蓬佩奥的临时“爽约”,德国媒体一片哗然,称德美关系“已成废墟”。

  可以预见,在相当一段时期内,德美关系仍将磕磕跘跘,关于德国提高军费开支的问题,也仍然会是一件让双方继续扯皮的事情。

TAG标签: 军事开支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